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民进会史

箴言勉励,信心倍增

       QQ图片20161220164557.png

民进中央副主席、民进福建省委主委张帆与民进福建省委原副主委郑颐寿交谈。 

1901419日,20世纪的曙光刚刚露出东方地平线,先贤蔡元培在杭州方言学社开学日演说词中指出:“探理之学”(义理)、“探迹之学”(考据)与“辞章之学”,“三者,吾国旧学之菁英也”。

1958年在“看了许多文件”后,毛泽东批评“不讲究词章”的现象,指出:“看这种文章是一场大灾难,费精力又少有所得,一定要改变这种不良的风气。”

好的文章就是“义理、考据”和“辞章”(又称“词章”)达到高度完美的统一。有创见、有突出成就的作家无不深谙此道。民进中央副主席、福建省政协副主席、民进福建省委会主委张帆就是这方面杰出的理论家、语言艺术家。福建省诸多作家中,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仅三人次,张帆却两次获奖。

我在福建师范大学的主要研究方向之一是辞章学。因为志趣相投,在工作之外,我和张帆副主席结下了“淡如水”的真挚友谊。对于学术问题,他从来就是敢进箴言。他曾多次真诚地掏出心里话,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老郑啊,你们研究辞章学出了不少书,可是广大读者对它还很陌生啊!学术研究,不宜只奏阳春白雪,还要唱下里巴人!”

“台湾对汉语辞章学的研究,成就卓著。‘1+1大于2’,两岸合作攻关,可以让学科五彩缤纷!”

这些话语和先哲、时贤的相关论述,合奏成科研路上的黄钟,在我心中激荡、反响,产生共鸣。检讨自己以往撰写和主编的论著:《辞章学辞典》等合计两百多万字,《辞章学导论》等合计四五百万言,都是给研究者们看的,广大社会读者少有问津。

为些,我决心拓宽研究道路,在继续理论探讨的同时,更要接地气。我联合台湾学者撰写《海峡两岸汉语辞章学丛书》,其中《辞章学与语文教学》等4本,就是要让辞章学与中小学语文教学、写作活动、诗词散文欣赏挂起钩来。另一套《福建旅游诗词》丛书,设“注释”与“辞章点评”,让中等文化水平的读者,理解诗意,欣赏其语言艺术。

以“辞章为音符”,奏起“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交响曲,张帆副主席的社科思想,正开放在汉语辞章学的花圃中!(郑颐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