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民进会史

民进前辈赋予的精神力量

  我最早接触到的民进前辈的名字是郑振铎。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事情,记得那时我还在上小学高年级。一天,我的祖父手持一本书,他指着书里屈原、司马迁、李白等的人像,给我讲述他们的事迹,还讲书中插图里的故事给我听。他告诉我这本书叫《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写这部书的人是郑振铎。他还告诉我:“他可是个了不起的人啊!这部书很珍贵,现在很少有人有这部书了,这本书是我向人家借的。”那时我的年龄还小,但书里的一幅幅人像和插图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到我上高中时,这部书重新出版了!而且学校图书室就可以借到!这部《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就成了我极为喜爱阅读的一部书,我十分崇敬这位学问博大精深的文学家、学者。在我成年后的读书生涯中,我知道郑振铎是不久前因公殉职的大文学家、学者,也是一位杰出的社会活动家、民主革命家,此后我一直留意他的著作,爱读他的著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民进扬州市委会的陈达祚先生找到我,向我介绍民进的历史,特别说到民进前辈有马叙伦、叶圣陶、郑振铎……怀着对民进光荣历史的景仰与对民进前辈的崇敬,在陈达祚先生推荐下,我于1982年6月8日光荣地加入了民进。其时我已经开始《中国文献学资料通检》的写作,叶圣陶、郑振铎、马叙伦等民进前辈正属于我的《中国文献学资料通检》中“文献家”范围,我从文献学角度对他们的生平事迹与著作进行较深入的研究。是他们,在灾难深重的旧中国,以保护祖国的历史文物与珍贵文献为己任,为抢救中华文化遗产,阻止中华文物外流,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正如叶圣陶所说,“简直拼上了性命”。他们,特别是郑振铎、叶圣陶,在文献学方面的事迹与所作的贡献深深地感动着我,鼓舞着我,给了我巨大的精神力量,激励我不断努力笔耕,将我的这部《中国文献学资料通检》的写作进程不断向前推进。
    在这部书中,我把扬州吴氏测海楼作为一个重要内容。然而,扬州本地人并不知道那座被用作扬州市人民医院职工宿舍的旧楼就是中国文化史上著名的藏书楼——吴氏测海楼;外地学者更不知它在何处,或误以为在扬州西部的仪征,因为文献学上的测海楼往往冠以“真州吴氏有福读书堂”、“真州吴氏测海楼”的字样(真州即仪征)。在前辈郑振铎等人为保护中华民族珍贵文献而四处奔走的事迹鼓舞下,我怀着民进前辈赋予的精神力量,不辞辛劳地翻阅史料,一次又一次地实地调查、走访,终于找到中华文化史上的测海楼——就是这座被用作扬州市人民医院职工宿舍的旧楼,一座有着巨大火灾隐患的大楼!而且听说,医院方面为扩大地盘,正打算将这座楼及住宅拆去重建门诊大楼。
    “我应该向前辈郑振铎学习,决不能让先人创造的文化遗产在我们手中丢失!我应为保护祖国文化遗产作出一个民进会员应有的贡献!”想到这里,我挥笔将我的研究成果写了一篇短文《吴氏兄弟与测海楼》给报社寄去。很快这篇短文在1991年8月24日《扬州日报》文化版上刊登。文章登出不久,我收到了扬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晏炳森主任亲笔书写的一封长信。信中他给我以热情的支持与鼓励,晏主任在信中这样写道:“今读《扬州日报》,见到您所撰《吴氏兄弟与测海楼》一文。拜读之下,使我们对其藏书有了进一步了解,这得感谢您作了一番调查访问。尊稿虽篇幅不大,但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将有利于‘吴道台宅第’的保护……应该感谢您所作的宣传工作。”
    前辈赋予的精神力量推动我不断为保护文化遗产作出努力,在进一步对测海楼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我又撰写了一篇长文《吴道台鲜为人知  测海楼书去楼存——扬州吴氏测海楼记》发表在《扬州史志》1993年3、4期合刊上。文末我这样写道:“测海楼至于今又成为扬州市人民医院职工宿舍,楼前的金鱼池亦是破败景象。……使用情况是令人担忧的,特别是楼上下四壁均为木板结构,用作医院职工宿舍不安全的因素确实很大,稍有疏忽,则酿成无可补救的损失。如果我们在此开发一处人文景观,比如‘扬州学派纪念馆’,这不仅很好地保存了这座古建筑群,而且又为扬州开发了一处旅游资源,那实为一举两得、事半而功倍。”后来此文又为《图书情报论坛》、《广陵春秋》等期刊转载或摘要转载。
    前辈赋予的精神力量,师友风采的激励,促使我在会内外较好地完成了一些工作,这些工作得到市委会的肯定,除了担任职校支部主任外,我又先后被任命为民进扬州市委会教育、议政委员会委员。1997年,在一次议政会上,我向市委会递交了《尽快加强我市旅游资源的抢救工作》的提案,在提案中我将吴氏测海楼、扬州驼岭巷古槐——“蚂蚁缘槐夸大国”、“槐安蚁国”的原型,作为亟待抢救的两项旅游资源,呼吁及时进行抢救。市委会很重视,立刻将这个建议作为正式提案在政协会议上提出。《扬州晚报》记者孙诚兵得知此事,立即根据这个提案撰写成重要新闻,在《扬州晚报》上发表。
    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包括市文管会及在外地的吴氏后人的努力,扬州市人民医院终于迁走了居住在测海楼及大部分宅第的职工。对于民进市委会的提案,市政府极为重视。经过多次会议研究,市政府决定筹集资金,全面修缮吴道台宅第暨测海楼。2003年11月21日,市政府经过与医院方面协商后,正式启动“吴道台宅第修缮工程”,医院方面也成立了相关办公室,负责测海楼今后的管理与使用工作。工程的进度甚为理想,2004年4月21日修缮的一期工程已经如期完成。修葺好的测海楼又以其当年的英姿耸立在扬州古运河畔,她犹如一颗深埋在泥土中的明珠,拨开尘土,重新放射出璀璨的光芒。紧接着又开始了二期工程,二期工程预期于2004年12月中旬全部完成。
    2004年9月23日,我接到工作单位办公室主任的电话:“吴氏测海楼后人吴敬持、吴仲嶂二位老人来电话,约你今天上午在测海楼前相见,请您准时前往。”测海楼前,我见到了二位慈祥的老人,文管会晏炳森主任也在场。二位老人很激动,他们说了很多话,话语中充满无限的乡情,充满对市领导及文管部门的感谢,同时也向我这长期关心测海楼的人表达了谢意,我们三人在修葺好的测海楼前合影留念。老人又问到我怎么会对测海楼关注起来的,我当时没有多说什么,只简单地说:“我是民进会员。”老人会心地一笑,没有再问我,但我这时内心无比激动,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是民进前辈保护祖国文物的光辉事迹,是他们赋予我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这力量推动我甘坐二十年冷板凳潜心研究中国古典文献学,完成一百余万字的《中国文献学资料通检》,推动我为保护祖国文化遗产而不懈努力,我从内心感到作为一个民进会员的自豪与骄傲,感到民进大家庭的温暖与幸福。
    (作者是民进扬州职校支部会员)